關於部落格
母親節餐廳
  • 1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社居委拆遷辦戶籍警聯手騙房

  9月29日﹃,房叔   ﹄方廣雲在庭審現場   9月29日,“合肥房叔案”核心人員——安徽合肥市新站區站北社居委原書記方廣雲在安徽廬江因病被抬上法庭受審,他被控套取及協助他人套取安置房63套,涉案案值1236萬餘元。   “房叔”騙房流水線曝光:戶口有人辦、賬目有人算、拆遷辦批准、手續很齊全……備受社會關註的“合肥房叔”腐敗案日前經審理基本查清:十餘人套取140餘套安置房,社居委、戶籍民警、拆遷辦竟是背後聯手“圈”房的“鐵三角”。   套取安置房63套,社居委書記變身“房老虎”   現年65歲的方廣雲,從1996年到2011年,在合肥市東北城郊接合部任村支書、社居委書記達15年之久。其間,其所在村莊變成了社區,村居拆遷建起了住宅樓。方廣雲從一名基層幹部變成“房叔”,就發生在這城鎮化的過程中。   2012年底,站北社區12名村民實名舉報方廣雲“非法侵占136套安置房”,隨後合肥市紀委等部門介入調查,方廣雲也因此被網民稱作“合肥房叔”“房老虎”。   經過近兩年的調查取證,9月29日,方廣雲在庭審現場被控如下犯罪事實:2005年以來,方廣雲利用職務之便,單獨或伙同他人騙取安置房18套,以及拆遷補償費、安置費,合計價值398.4萬餘元。另外,方廣雲2007年以來受賄6萬元,徇私舞弊致使他人非法獲取安置房45套,拆遷補償費44.8萬餘元,共造成公共財產損失837.9萬餘元。   “腐敗鐵三角”:社居委、拆遷辦、戶籍民警聯合騙房   舉報方廣雲的村民們告訴記者,隨著這十幾個人落網,他們統計,查出來的非法套取安置房加起來已超過140套,“比我們舉報的136套還多”。   方廣雲等人是如何突破國家房屋拆遷安置規定,大肆騙房的呢?   違規遷戶。如方廣雲的女婿範某戶口原在合肥市廬陽區,方廣雲卻通過派出所,違規將其女婿等5人的戶口遷至本社區,並偽造拆遷房屋登記表等,為其騙取3套安置房。   虛增人口。方廣雲被控與合肥市公安局瑤海分局磨店派出所原戶籍民警詹衛東共謀,在站北社區虛增張宇飛等5人的戶口,方廣雲再出具虛假拆遷安置證明,套取安置房3套。   盜用戶籍。方廣雲與合肥市原瑤海工業園拆遷辦多名工作人員相勾結,私自盜用本地多名村民的戶籍參與分房,然後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再轉賣。甚至幾名已去世多年的老人,也被冒名用於騙房。   透視這些手法可以發現,社居委、拆遷辦、戶籍民警共同突破了拆遷安置的三大關鍵環節,形成了“聯合造假、共同騙房”的“腐敗鐵三角”。其中社居委書記方廣雲、拆遷辦副主任範正東、民警詹衛東是其中的關鍵人物。他們與站北社居委和臨近社區的多名幹部,以及多名“有關係”的社區居民,共同組成了“騙房團夥”。有群眾這樣描述“房叔騙房流水線”:“戶口有人辦、賬目有人算、書記往上報、拆遷辦批准、手續很齊全、房子搞不見。”   “房叔”還涉違規賣地   不少村民認為,方廣雲還有“違規倒賣970畝村集體土地”的問題未被追究。他們介紹,社居委在2003年前後以1萬元左右一畝的價格從村民手裡強制征收耕地,再轉手以3萬元到7萬元一畝賣給私人老闆開廠。沒有國家批文,中間的差價也不知所終。而這些土地上如今都建起了廠房,其中5塊地被方廣雲的親屬使用。   “國土部門已經認定這些廠是非法用地,卻一直解決不掉,我們準備繼續舉報。”一名村民告訴記者。   村民們反映,方廣雲等人能套取“136套房”,錶面上看是違規操作,根源還是方廣雲在任時的大權獨攬、說一不二、一手遮天。村裡多年不公開賬目,拆遷、分房、徵地都暗箱操作,村民們多次舉報撤不掉他,換屆選舉時村民聯名也“罷不掉”他。“哄、嚇、騙、打,他越來越厲害,最後老百姓都叫他‘方老虎’。”   安徽省社科院法學所所長李小群說,根據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村民自治通過“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實現。“合肥房叔”事件表明,這個村的村民沒有村務參與權,“四個民主”都沒有實現,給村民、集體、國家造成了損失。新華  (原標題:社居委拆遷辦戶籍警聯手騙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